故安GUan-

“我要赶在春风前面扑向你”
-
佛系杂食/咸鱼文手/随缘图手
不定期长弧/但是不会弃
-
漫威家的圆规女孩
桃包朱砂痣/盾冬白月光
还有一大堆鬼畜拉郎和冷逆拆
-
墙头很多 但lof上只追欧美
脾气超好 原则很强
扩列私信都会回的!
可不可以给点心心蓝手和评论嘛
幸识💓

【ThorKi】光阴领主/Time Lord 06

人设:医生锤×病患基 抑郁症AU

BE预警/角色死亡预警 不适请右上

梗源:“锤基的一生,是万籁俱寂,一刀两断和融在舌根的苦涩药片。”

Valkyrie出镜/短/文风一贯要死不活

Summary:我浴着你的爱火得以重生,也随着火焰渐熄而再次死去。


——————————


06


新买的《辛白林》沉甸甸地支在Thor的指尖,仍然是精装的封面,光滑皮面上有舞台的剪影,流畅的花体英文,烫金浅浅地陷下去。Thor握着方向盘往公寓的方向开,书店薄暖的灯光被抛在身后。


不可否认地,他时常会想起Loki,即使是在这样充满悲伤的日子里。而其实这样充满悲伤的日子更容易让他想起2号病房里充满悲伤的病人,只是他觉得不合时宜,显得冷情,所以这些天每每念头要飘到伦敦的医院,飘到2号病房的南窗下,他都会把思绪往别处扯开,即使耳后脖颈的皮肤已经泛起微热。


黄昏的边缘染上浓绀的颜色。


淡白的星子也亮起来了,密密地织出璀璨光河。


回到公寓里Thor只想躺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做,奇异的疲倦感裹挟着他,低声耳语着引诱他闭上眼睛。但他其实并不想睡觉。


Valkyrie在通讯软件上找他,一连说了好多话,总结起来就是劝他节哀顺变。Thor猜想可能是Hela告诉她的,Hela和Valkyrie因为他才偶然认识,关系倒很不错。他简单回复了一句“好的”。


“你回伦敦了吗?”Valkyrie问他。


“嗯,我只请了三天的假。”


“我觉得你还是再休息几天。”Valkyrie飞快地发过来一句话,“毕竟不是小事,院长会同意的。”


其实也不算太大的事。Thor想,但脑子里钝痛着。“没关系。”他急于扯开话题,并不大愿意把这件事当作谈资或是被人安慰的理由,实际上他讨厌被人安慰,所以开口的转折显得生硬。“你怎么样,在瑞士?”


“不差。”Valkyrie回复,“说实话还挺轻松的,而且有个可以一直留在瑞士的机会,或许我可以试试。”


“那挺好的,去试试吧。”


和Valkyrie又说了几句,Thor忽然想起来自己请假请得突然,并没有安排2号病房的替代医师,这几天应该都只是护工在照看病人。他忽然有点坐不住。


起身到医院里也不过是一会儿的事。他只想来2号病房里看看有没有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虽然这里每天都很和谐,哪位病人的世界观架构到哪个地步,档案上都记载得清清楚楚,意料已经很少不准确。


Loki像他想象中那样靠在床头看书,硬面的本册在他曲起的膝盖上摊开,手里拿着一支笔在字里行间轻轻圈画,然后细细写上什么,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有同样清澈的光彩,自上而下将那本书淹没。


Thor开始羡慕那本书。抬头就遇见Loki的呼吸,然后就是温柔的指腹和笔触。


他站在2号病房门口,穿过一贯的喧闹看着Loki,Loki抬起半垂的头颅,半面黑发散在脑后。


他感觉到隔阂,一整个广袤的宇宙横亘在他们之间。他可以清晰地看见Loki的世界,洁白的雪原,那里的天空永远有银色的星星和弯月,是他永不能到达的,永是寒冬的伊甸园。


Loki合上书,湖绿色的瞳孔静静凝视他。他看见书的封面,是那本《仲夏夜之梦》,泛黄纸面印刷的内页已经显露出翻阅多回的痕迹,高贵的荔枝纹封底倒还崭新。


Thor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必说。他原本就是想要见一见Loki才赶来医院的,Thor想着,把那本《辛白林》递给Loki。“你上次说……想看的。”


“谢谢你,Thor。”Loki接过去,掌心握着薄薄的书脊,然后那安静清澈的眼神从Thor的面容上移下去,在他的左臂上微微停驻。


Thor下意识随着Loki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左臂,窄窄的黑纱仍扎在那里,昭示着他没说出来的什么。他张了张嘴,却只发出没意义的迟疑音节。


Loki把《辛白林》放在层叠的柔白被褥之间,仍然坐在那里,就那样朝Thor张开双臂。


拥抱的姿势。


医院病房的冷光照在Loki脸上,Thor看着冷白光芒下Loki,皮肤是如粉墙那样苍白,发丝又是如粉墙之外的夜色那样漆黑,向他敞开着瘦削怀抱,伸展的手臂像孱弱的羽翼。他第一次感到语言词汇的贫乏,他无法描述出眼前的场景。


Thor不可拒绝地俯身。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拥抱,Thor的下颌骨靠在Loki的肩膀上。他本是如太阳那般滚烫燃烧的人,现在他的月亮邀请他,把今夜未得的漫天月色抱在怀中。


“Everything……Will Be Fine. ”Loki低低地念着,那声音和语调像在念莎翁冗长又拖沓的情诗。


Thor闭上眼睛,他觉得自己的眼泪差一点就要掉下来。他太应该落泪了,为了失与复得的亲情,为了这戏剧化的生活。但他仍然没有,最多也只是鼻尖酸了一酸。


一切都会好的。Thor吸了吸鼻子,他的月亮身上有微凉的香气。


“我小时候,我母亲经常这样告诉我。”Loki接着说,“也不算是小时候了,也就……几年前而已。我母亲是个很通达的人。她总觉得什么苦难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觉得她肯定还很温柔,善解人意。”所以才能教导出Loki这样的孩子,Thor想。母亲这个词,对于Thor来说已经很陌生。


“对,她很温柔,善解人意。”Loki收紧手臂,骨骼细长的手指交叠在一起,环住Thor隆起的蝴蝶骨,“我很想她。”


“她在哪里?”


“海格特墓园,但我不知道她具体躺在哪里。”Loki说,“我父亲不可能让我知道的。”


“啊……抱歉。”Thor的声音闷闷的,慌乱的歉意倒很显而易见。他这一刻失去了专业的敏锐直觉,这本是很好的机会,挖掘病人隐藏的内心,找到讳莫如深的病根。


“没关系。”Loki顿了很久,回答他。


——————————

刚从GGAD坑里爬回来

失去写文手感 艰难复健

_(:з)∠)_


近日flag

全世界最后一个看毒液的人前来报道

全程姨母笑我会说

毒埃暴卡锁死 钥匙我吞了

收拾收拾准备交党费 这边flag立下

私心tag

最后一句 卡总好帅


Gellert Grindelwald & Albus Dumbledore
Jamie Campbell Bower & Toby Regbo
[非自截]gif 10p
-
沉迷神仙爱情无法自拔
如果说“For The Greater Good”的口号是小邓帮小格想的
那么小邓For的到底是不是Greater Good的GG呢
-
我不管
五分钟内我要看到他们两个的结婚证

请让我吹爆我的神仙同学
是最喜欢的生日礼物了🎁拿到的时候超级快落!
盾冬女孩冲鸭!!

失踪人口祝自己生日快乐🙈
-
2001.11.23 - 2018.11.23
-
“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锁麟囊》”
也要起婆娑,炽艳火,自废堕,闲骨格,永葬荒墟,剜心截舌,独吞絮果。 ​​​​
要做有锋芒的人,要做骨中生花的人,要做没有悲欢的树,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要不负苍莽血气和勃勃野心,还有将至的十七岁💗
-
“All Your Wildest Dreams Will Come True. ”
-
十七岁也要用爱给躺在坑底的热圈温带北极圈发电鸭!

【ThorKi】光阴领主/Time Lord 05

人设:医生锤×病患基 抑郁症AU


BE预警/角色死亡预警 不适请右上


梗源:“锤基的一生,是万籁俱寂,一刀两断和融在舌根的苦涩药片。”


Valkyrie出镜/短/文风一贯要死不活


Summary:我浴着你的爱火得以重生,也随着火焰渐熄而再次死去。


——————————


05


每天朝九晚五,行程在医院和住处之间永恒地两点一线,偶尔切切小白鼠——如果有人问Thor所谓“平静”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一定会描述他原来的日子。他痴迷于循环的规律,本该抵触所有入侵他生活的东西,无论是活的还是一件死物——但Loki不动声色地走进这世界,却成为例外。


Thor认真地考虑起原因。他不是感情丰沛的人,长久的孤独让他感到灵魂的熄灭,他对Loki只是下意识的温柔,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忘记怎么爱人。


清透的薄夜,几颗星子缀在深蓝的暮景里,远方山峦与房屋的轮廓都模糊不清了。街道边路灯光亮微黄,是从天上坠落的星。


Thor的手机亮起来,没有保存联系人的号码直白地裸露,信息的内容很简短。


“爸爸快不行了。Thor,过来看看吧。”


号码也是他所厌恨的熟悉,即便删除了全部联系方式,他还是可以一眼认出来,那是姐姐Hela的号码。


Hela已经很久没联系他,他像疏远父亲一样疏远姐姐,像披着鳞片的蛇疏远茂盛的鱼腥草。他没想到再联系的时候,姐姐的第一句话会是这样的噩耗。Thor察觉到指尖的颤抖,打不出正确的单词回复Hela,索性先跟院长要了几天假期。


院长还没回复他,Hela的消息又追来,“还是原来那家疗养院,爸爸一直在等你。”


Thor把机票订好,关上手机。


Odin的病情加重以后,就从伦敦搬到了挪威南部的疗养院,一直都是Hela陪着他。关于这场病,Thor知道得不甚详尽,只听闻早期和感冒发烧的小打小闹无异,等发觉不对已经病入膏肓。他年少时是负气离家去读医学院的,现在看来那些幼稚又愚蠢的理由其实早已释怀了,他只是仍旧无法回到家里和他们一起生活。他以为时间还长。


Thor在奥斯陆落地的时候,黎明刚刚攀上斯堪的纳维亚山脉的积雪。他睁着疲乏又困倦的眼睛赶赴山脉脚下。


他想起小时候的事了。年代太过久远,他能想起来的已不是色彩鲜活的画面,只像是白纸上絮絮撰写的黑字,陌生得像别人的故事。Odin和Frigga离婚的时候他才两三岁,Frigga带走了他孪生的姐姐Hela,他跟着Odin生活。十几年过去,他对Frigga和Hela的记忆消磨得干干净净,Odin也只字未提。


他本以为他的青春期就该这么过了。往后余生,他便一步一步走,或许娶一个相爱的女人,一起照顾Odin;Odin呢,或许会有一个伴侣陪他,或许没有,只一个人戴着金丝边的老花镜,在庭院的躺椅上看报纸,晒一晒午后的太阳。


可是Frigga突然去世了,在Thor十七岁的时候,死讯轻飘飘地传来,像深秋的枯叶落在地上。Odin带了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孩回来,推到他面前,说,“Thor,这是你姐姐。”


他们还是相像的,高挑的身形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一身强大气场尤为相似。但他对贸然出现的姐姐全无好感,把她认定为抢走Odin关爱和注意的罪魁祸首。


听起来很像泡沫剧,事实上艺术就源自生活。


九点钟的天光将Thor的眼睛照出一片鲜红的血丝。


他见到Hela,从前年轻冷漠的女人如今脂粉未施,素面朝天的样子,看得见眼下憔悴的乌青。他们之间已经无话可说。Hela领着他来到ICU门口,透过阔大的玻璃窗,Thor看见Odin陷在病床里,被氧气罩和各种仪器管子淹没了。


“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只是醒不过来。”Hela说,“进去吧。”


Thor路过工作的仪器,这些他熟悉得很,操作规章都如数家珍,只是他知道得再详尽也无从挽回Odin油尽灯枯的生命。他半跪在床边,看着Odin苍老的面容被氧气罩遮住大半,灰白的发失却光泽。


Thor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Loki,他觉得自己从伦敦飞到奥斯陆,只是从一个苍白的房间飞到另一个苍白的房间。父亲躺在那里没有声音,昔年英挺的面庞堆满松弛的皱纹。假如忽略那些可怖的管子和仪器,还有巨大的氧气瓶,这个场景几乎与曾经睡着的父亲并无二致。唯一的不同,是Odin真的老了。他心里泛起轻轻的懊悔。


他握住Odin放在身侧的手,“Father,我是Thor。我来了。”


他们总也有五六年没见了。五六年,于他而言不过是从象牙塔踏入职场再站稳脚跟的必需时间,他不知道于Odin而言,疾病把他的生命燃尽,也只需要五六年。


Odin的左手无力地握住他的手指,像小时候牵着他那样。Thor的记忆安静地回溯,他想起Odin曾经告诉他,“你的命运……是生而为王。”


Odin没有再醒来。心电仪尖锐地啸叫,Thor在ICU外听见医护人员的对话,“现在几点?”“十点二十七分。”“死亡时间,十点二十七分。”


他看见Hela上前一步。手掌贴着ICU冰凉的玻璃窗。那双与他相似的眼睛垂下来,一滴眼泪“啪”地一声落在铺着瓷砖的地板上。


他终于发现自己在世上的亲人只剩下Hela一个人。他们去教堂听牧师为Odin送来上帝的祝福,把Odin的骨灰埋在雪山脚下,石雕的墓碑上放着一束花。Thor的时间实在太赶,Hela把他送到机场,距离他躬身把新鲜的花束轻轻放在Odin的墓碑上还不足三个小时。


“爸爸说……”Hela顿了一下,“要我们,好好生活。”


他会好好生活,但Odin就像是他心口的一块皮肉,好像没什么稀奇,可生生割下之后,他的心口永远缺一块皮肉,永远结一块永不能痊愈的疤。


他们这三天说的话都没能超过十句。Hela为他在左臂系上窄窄的黑纱,他想了想,还是抱住了姐姐。


Hela愣了一下,回抱住从未如此亲密的弟弟。这并不算冰释前嫌,他们没有前嫌,也就无所谓冰释。Thor自己都惊异于自己可以保持这么多年的疏远恨意,但现在大概都结束了。他不好说自己究竟恨没恨过父亲,现在想来Odin没有错,Hela没有错,他也没有错,小时候的Thor想不明白,现在的Thor也是一样,唯有清晰的悔意长满年轻的白墙,但又像秋末的爬山虎,风一吹就枯黄。


“那你,”Thor看着Hela,“你怎么办?”


他们在母亲温暖的腹中相识,到今天也有二十多年了。这似乎是Thor第一次关心姐姐,他感到一种睽隔的渺茫。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啊。”Hela眨眨眼,“也许会去周游世界吧。”她其实有点想哭,但她忍住了。她想说Thor啊,对不起,却又无从开口。


狭小的车内,两人心照不宣地沉默。


飞机在傍晚降落。回公寓的路上,Thor经过上回光顾的书店,又走进去,从莎翁剧作的书架上,找到一本《辛白林》。


——————————

写嗨了好像有点跑题

其实是为了防止写成锤基小甜饼[bushi]所以悲伤一下

下一张接着锤基谈恋爱

这位大姐十分ooc不用提醒我了


1922 — 2018
“Excelsior!”
-
最遗憾,莫过于我才刚刚触及一个美妙世界,却得知这世界的造物主就此沉默消亡。

我是今年五月入坑的,追漫威日短,没有年幼的记忆,我从来都后悔遇见漫威太迟。超英的世界观既然那么别有天地,沦陷自是理所应当。谁的疲倦生活中没有一个英雄梦想呢?我的英雄梦想是您一手创造的。您走之后,英雄迟暮,悲情万种。

谢谢您画给我们一个世界啊。

老爷子一路走好🙏在另一个平行宇宙里,也要做一个超级英雄啊💗

【ThorKi】光阴领主/Time Lord 04

人设:医生锤×病患基 抑郁症AU

BE预警/角色死亡预警 不适请右上

梗源:“锤基的一生,是万籁俱寂,一刀两断和融在舌根的苦涩药片。”

Valkyrie出镜/短/文风一贯要死不活

Summary:我浴着你的爱火得以重生,也随着火焰渐熄而再次死去。

——————————

04

如果不是为了给Loki带几本莎翁剧集,Thor已经很久没有走进过书店。他是医生,家里的藏书多是一些专业性很强的书籍,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在看这些了——背诵心理学理论搞得天旋地转,一手捧着解剖学的图纸一手用手术刀划开小白鼠或青蛙的肚腹咽喉。当他的脑子被折磨得乌烟瘴气,指尖上挂着淋漓纵横的鲜血,Thor时而大义凛然地觉得自己即将成为伟大的希波克拉底转世,时而又觉得自己以后只不过是职业杀人而已。

想在伦敦的书店里找到莎士比亚是很容易的事情,很多书店甚至为之专辟了一个书架。精装的书籍整整齐齐地列在那里,高档的装帧,烫金的书名在荔枝纹的皮面上闪闪发亮。Thor伸手抽出一本《仲夏夜之梦》,封面下半部分刻着这部作品在骚桑普敦庄园首场演出的舞台剪影。

凹陷的部分被处理成绒面的质感,Thor的指尖从那里滑过去。他本来想挑选一部自己也了解内容的莎翁剧本的,但他知道的无非是《李尔王》《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这些悲剧显然与他最初想要帮Loki做些什么的想法背道而驰,他终于还是略过了,况且这几个单词凑在一起让他觉得十分适合Loki,仿佛本就该属于他。

Thor想起伦敦的夏天,头顶悬铃木枝叶繁密,透出深夜里星空几寸。

他有天恰好有兴致,在庭院里装好简单的吊床。他躺在那里,把看了一半的杂志盖在脸上。

即使现在他忙得团团转,隔一段时间也总有短暂的假期。那个时候他常常在庭院里消磨掉一整个懒散的早晨与下午,有时候Valkyrie回来找他蹭饭,发现他的厨房比自己的脸还干净,冰箱里到满满当当,买来的食材连包装都没拆开,便会边骂他懒到发霉边开灶做出两人份的晚餐。

他和Valkyrie认识很多年了。他们原本只是大学时候的同学,有时候做解剖实验会分到同一组,但也只是点头之交罢了。大四的时候Thor获得了在心仪的医院实习的机会,早上兴高采烈去上班的时候,偶遇了同样兴高采烈的Valkyrie。

“好巧啊。”Valkyrie率先镇静地打招呼。

“对啊好巧啊。”Thor应声了。

然后他们就逐渐熟起来,交情像春风过处的撂荒地,迟到地长出一些花草。成为正式职员以后,Valkyrie工作比他努力一点点,思维比他灵活一点点,所以爬得也比他高一点点,这次也竞争到了去瑞士的机会。Thor有时候会羡慕Valkyrie,像Loki羡慕他一样没有确切的原因,不过不是羡慕那些世俗烟火的表象,是羡慕她身上那种凌厉又铺张的潇洒,沉默的尖锐和不跪天神不跪魔的锋利自我。

Thor又拿了一本精装的十四行诗集,他不太懂这些,也拿不准Loki会不会喜欢。他走出书店的时候路过有点反光的玻璃挡板,终于看出来有哪里不太对劲,一个一米九几胡子拉碴金发大胸的壮汉拎着两本精装莎翁的画面看起来确实不太和谐,难怪刚才结账的时候店员的眼神里充满了奇怪的敬佩之情。

怎么了,一米九几的壮汉就不可以心有猛虎嗅蔷薇了吗。

不过说起来Loki好像没有比他矮多少,Loki在他面前少有站起来的时候,大多都是坐着或半倚着床头,孱弱又温柔的样子。他觉得Loki只是过分纤瘦了,不用说和有空就泡健身房的Thor相比,单和普通人比较,Loki都算得上病态的苍白纤细,天然卷的黑发拥着消瘦的脸庞,鼻梁挺直。那种安提诺乌斯式的美丽从他色彩对比强烈的发肤之间流淌出来,他真的适合于世界上一切迷人又优雅的事物。

Thor拎了两罐冰啤酒和一袋垃圾食品回家。Valkyrie给他发来两张照片,阿尔卑斯山软绿的山麓,蔓延着深深浅浅的橘黄,灰蓝的天际飘着灵魂一样的薄云,耸立的乌黑山巅堆着终年不化的洁白冰雪。

“你是去学习还是去度假?”

“学习前先度个假,”Valkyrie看起来心情愉悦,“By The Way,巧克力火锅真的好吃。”

“你真糟糕,我现在在吃煎鱼冰啤酒。”

“谢谢,巧克力火锅真的好吃。”

当Thor再次出现在2号病房,总拿着药瓶的手里多了两本书。Loki闭着的眼睛睁开来,便是Thor站在他床边。“我不知道你喜欢哪本,就挑了这些。”他把书递给Loki,看见Loki的瞳孔亮起光来,那是真实的喜爱,绝非只想消磨时间的无奈选择。

“谢谢你,Odinson医生。”Loki接过,指腹抚过封面,目光珍爱地流连。

“你上次叫我Thor的,Loki。”Thor说。

Loki抬起头看着他,薄薄的唇张开了又合上,却没有发出声音。最后他还是出声,“Thor?”

他其实稍微明白自己那时候为什么会忽然这样称呼Thor,抛下了一贯的“Odinson医生”,对他自己来说有些逾矩地唤了名字。Thor曾经告诉过他可以这么称呼自己,他其实一直都记得。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英俊医生,第一次见面就莫名点燃他暴躁的情绪,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焦虑。那天在手腕上划下的刀痕已经愈合了,也像往常一样留下发亮的伤疤。
 
Thor笑起来,钴蓝的眼睛弯着,卷曲的金发从耳鬓垂下一绺,“我在这。”

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Loki笑,那笑容虽然还是浅淡得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但也在Loki的脸上掠过些暖意。

“Thor,你像个圣诞老人。”Loki把书拿起来,“就算不是圣诞节也会给我送礼物。”

“我还是一个可以订制礼物的圣诞老人,而且有求必应。”Thor看着Loki扶住书脊的指尖,泛着一点寡淡的润红,想着Loki果然如他写到的那样在逐渐好转。

“下次可以带一本……嗯,《辛白林》吗?”

“当然,”Thor伸手帮Loki把颊边垂落的一缕黑发捋到耳后,“但我还是得说,你需要好好休息,不能熬夜看书。”

“我知道。”Loki的眼睛往耳侧微微移了移,又看向Thor,却没再说话。

——————————
夜猫选手上线
改好重发 出了点小意外没改好就发出来了
考试凉了来写写文冷静一下
我最近更新这么勤 想被夸 大声嚷嚷 夸我

【Stucky/ThorKi】无名歌 06

梗源微博“和自己的爱豆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在线等挺急的”

国民爱豆盾和究极粉头冬的爱情故事,HE

包含部分人气演员锤×自由设计师基

锤盾同事霜冬室友设定

OOC我的

 
 

Summary:你以为的一见钟情,其实我早在所有幻梦里,与你爱尽六道轮回。

 

——————————

 
 

06

 
 

如果说十七年可以让蝉的幼虫把一整个盛夏唱得圆满,如果说二十四年可以让骆驼刺蛰伏地下的根系遍布方圆几里,如果说七十年可以让疮痍沙场变成超级大国——那么七年大概也足以让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脱胎换骨地长成今日耀眼的模样。

 
 

对于过去的自己,Steve觉得遥远又陌生。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人的细胞七年全部更新,自己已不是原来那个自己。原来的自己已经被揉碎了扔掉了,再也找不着了。

 
 

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歌手,没有经历过难以想象的艰苦练习,也不是披荆斩棘地脱颖而出,仗着天赋异禀从未坎坷辛苦。当年神盾娱乐的主动找上已经在平台发布原创音乐的他,用丰厚的薪资和最有能力的经纪人Natasha Romanoff和他谈判,他没多犹豫就同意了。他这一路都太过顺遂,除了出道专辑的滑铁卢——别提那个了,《美国队长》的曲子还是他写的,他从此发誓再也不写情怀歌曲。但总的来说,作为一名艺人,Steve还是非常成功的,名誉,收入,粉丝,朋友,作品,无一不可拿出手,无一不能挣面子,神盾娱乐又把他捧在手心里像亲儿子一样宠着养着,他觉得什么都很适意。

 
 

只是有种莫名的感觉在他心里徘徊了很多年。刚出道没多久,他发觉Natasha经常会偷偷看他,那种目光像万顷碧波下的游鱼,时常翕忽往来,想抓住时却又没了踪影。后来他进入上升期,以妖娆妩媚著称的国民女友在一个颁奖礼上对他极尽勾引之能事,只差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只顾满脸严肃老干部式鼓掌的Steve的大腿上。

 
 

他是真的没感觉。颁奖礼结束后,国民女友挑了个Natasha不在的空当打开Steve待机室的门,出来时愤恨地留下一句“Fine,Gay”。

 
 

这个时候Natasha的眼神早就不往他身上飘了。他有天吃饭的时候欲言又止,“Nat,我有一件严肃的事想跟你讨论。”

 
 

Natasha一边吃炸鸡一边看Thor的新剧《大洋深处》,她闻言抬头,心里还想着Thor胡子拉碴衣衫不整的怎么也这么好看,嘴上就随便应了,“你把谁整怀孕了?”

 
 

他窒了一下,“你看我像有那个机会吗?”

 
 

“不像,什么事?”Natasha低下头继续吃炸鸡。

 
 

“我怀疑我自己,”Steve戳着盘子里的炸鸡,“是不是个Gay啊。”

 
 

“这挺像的,你看那个谁,颁奖礼那个,被骂得多惨。”

 
 

Steve忧虑地看着自己的经纪人,他觉得Natasha没有当真。再后来神盾娱乐捧一个好看不火的女演员Peggy Carter,和他捆绑炒CP——他都能猜出结局。他们这对CP的反响还不如他和自家经纪人。好在Peggy还是红了,黑红也是红。

 
 

“Steve,我问你个问题,”摆拍的时候,Peggy在他的耳边说,“你知道Bucky Barnes吗?你的粉丝总站站长。”

 
 

“不知道……怎么了?”Steve伸手挡了挡Peggy的下颌角,他甚至都不太了解自己的粉丝总站。

 
 

Peggy的红唇在他余光的角落里一张一合,“Steve,我觉得你不喜欢女孩子。”

 
 

这句话他在心里扎根了,唤醒他掩埋了很久的严肃想法。他觉得Peggy说的有道理。他又去和Natasha讨论了一下,这回Natasha当真了。

 
 

Natasha惋惜地看着Steve,这么宽阔的脊背不知有多少少女的梦落在上面,他怎么就一个也看不上呢。她严肃地想了想,想明白了,这么好看的脸,这么才华横溢的人,娶谁就是便宜谁,干脆谁都别娶了。

 
 

随之而来的,那个名字也在Steve心里扎根了。起初只是好奇,以为哪个姑娘取了这样一个英气的名字,Google了一下发现竟然是个漂亮的男孩子,一双晶亮的眸子,是南欧的翡冷翠,东方的碧琉璃。Google上说Bucky Barnes是粉丝总站的创始人,在他被神盾娱乐签下之前就关注他,看着他这一路如热带植物那般勃勃生长。

 
 

他忽然觉得异常奇妙。Bucky像是关于他的编年史。粉丝总站的网页里,他的过去历历写来如数家珍,有些他都忘了,却还有人记得。

 
 

他开始有一点点期待遇见Bucky。他知道这种期待很渺茫,但Bucky常在粉丝总站里发布自己的追星日程,日程里的Bucky追随他的脚步辗转各地,他们本该有很多机会一早就见面的,但就是那样错过了。

 
 

网上说Bucky是艺术学院的高材生,弹一手很不错的钢琴。他想着自己也弹钢琴,也主要用钢琴写歌,上次回归的那首《Poisonous Love》就是钢琴曲填词。他又晃晃悠悠地想到什么时候可以听Bucky弹一曲。

 
 

他说的见面不单纯是见一面,否则他们早已达成,Bucky去过那么多见面会、发布会和签名会,去过那么多公演为他欢呼雀跃,他们的相遇本来便是那么可遇不可求,所以他听完Bucky在滚烫的射灯底下代千万人之言与他对话,会张开双臂想给Bucky一个拥抱,所以他抱着Bucky递给他的郁金香,会不假思索地说,“我好像见过你”。

 
 

他没发觉这句话一出口就成了绝美的寓言。那双翠绿的眼睛里只倒映着他,他在那里看见了二十岁刚出道的自己。七年的时间像汹涌的潮水,退了便毫无痕迹,他还像得天独厚的二十岁,在音符里安放一颗赤子之心。

 
 

他不信自己这么容易爱上谁,至少不会因为Google过谁,只见过谁一面就爱上谁。但当他写歌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黑白键上的四手联弹,浮现出已经写好的乐谱被补上一行低音和弦,他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

 
 

Natasha落在他肩上的手也落在他心上。他的决心跳动声声如雷响。这是不是麻烦,谁知道呢,他向主办方要的电话号码不会有错,电话线对面Bucky的回答也是真实的。

 
 

Bucky说,“当然。”

 
 

——————————

我也有连更无名歌的一天

看我的更新频率就知道我期中考凉了